從1月16日到2月24日的這40天,將有超過36億人次以不同的方式跋山涉水和家人團聚。 CFP 供圖
  本報記者 張蕊 發自北京
  2014年1月20日,劉梅和老伴拖著四個大箱子,在蘭州火車站門前排隊進站候車。同一時刻,劉爭正在北京通州八里橋市場為婆家採購年貨,這是劉爭來北京的第十個年頭。
  和過去一樣,每年這個時候,劉爭都會將大部分的精力投入到過年回家這個“宏大”的事業當中,這種情形在她2007年結婚以後更甚。劉爭夫妻都是獨生子女,她生在雲南,丈夫是內蒙古人,為了兼顧雙方老人的感受,春節回老家只能交替回家,不偏不倚每年如此。
  而此刻在蘭州的劉梅,面對著茫茫的人潮,忽然感覺到了年輕人在外工作的不易,這是她的孩子離家的第九年,隻身一人過節的第四年。在和老伴商量後,年邁的劉梅做出了一個決定—逆流而上,去北京陪女兒過年。
  這是每年一度的路上中國,也是遷徙中的GDP。
  準備年貨
  知道他們的決定後,劉梅的女兒試圖給父母買張機票,但被拒絕了,母親知道飛機方便,但攜帶的行李卻極為有限。她想給女兒多帶一些東西。
  1月初,劉梅和老伴分了工,一個去買票,一個去為女兒買年貨。甘肅鮮有總部經濟,和大部分的西部省市一樣,這裡也是一個人口輸出為主的城市。這令春節的逆行,反倒顯得毫無阻力。老伴順利地買到了兩張20號從蘭州到北京的火車票,直達,硬卧下鋪,票價343.5元每張。
  負責採辦的老伴買了枸杞和蕨麻,還要等到臨近出發的時候再去買百合、腊肉、鍋盔,儘管女兒一再叮囑他們不要買或者少買,但出發的時候,所有東西裝滿了四口大箱子。
  無可否認的是,隨著我國高鐵線路的逐漸完善,運力的增強。和過去相比,目前的出行環境和便利程度已經有了極大的提升。而也正是因為這一點,劉梅的女兒才願意讓長輩走進春運的浪潮。
  就在劉梅在蘭州順利進站候車的時候,劉爭結束了採購,她沒有時間休息,拎著所有的年貨就奔向了最近的郵局,根據快遞行業2014年的春節休假表。自1月25日後,除了順豐和EMS外,所有的快遞行業都進入了休假期。
  每次回家前,劉爭還會提前一天跑到稻香村,去拎幾大盒糕點回家孝敬長輩。
  作為北京知名的糕點品牌,稻香村在2013年春節期間曾增產20%,為此,這家企業不得不24小時不停生產。儘管如此,去年春節期間生產260萬套左右的“年味禮盒”仍供不應求。
  實際上,這260萬套糕點並非在北京市內消化。作為中國的政治、經濟和文化中心,“北京的”一詞仍有著明顯的心理崇拜。對於長期生活在內地的長輩來說尤其如此。
  “每次家裡來人拜年,姥姥姥爺都會很自豪地讓人家嘗嘗北京帶來的點心。”劉爭說,這些費用也不高,也就是幾百塊錢。
  路不在腳下
  劉爭的娘家在雲南的西雙版納,距離北京3366公里,兩地間沒有直達的飛機和火車。
  省錢的方式是坐火車,但從北京到昆明,從昆明到西雙版納,儘管兩人往返費用只需要1988元,但往返的時間卻需要6天。對於只有7天假期的劉爭夫婦來說,春節中所有省時省力的出行方式,都需要錢,或者說和父母的團聚時間長短,關係到了春節支出費用的多寡。
  為了能趕上年三十的團圓飯,也為了能好好在家過個年,劉爭夫婦只能選擇飛。
  劉爭給時代周報記者算了一筆賬,從北京到西雙版納經濟艙2490元,再加上機建燃油170元,兩人往返的費用高達10640元。
  而正是因為陸上交通的擁堵,航空公司通常在春節期間的機票都鮮有打折。
  根據2013年民航局的統計數據顯示。當年2月航空公司盈利12億元,而1月份則虧損10億元,在此之前的2012年11月和12月已有連續兩月虧損。
  這份統計顯示,在當年2月份,國內航空公司收入314億元,利潤總額12億元,同比增長305%。
  這背後,是我國2787.4萬人在當月選擇了搭乘飛機回家過年。雖然更多的人不得不選擇以火車的形式出行,但和航空不同,我國鐵路方面卻並未有喜人的利潤。相反,大規模的人口遷徙,反倒給鐵路帶來了更大的虧損壓力。
  在今年1月9日召開的鐵總工作會議上,鐵總總經理盛光祖稱,2013年,鐵總多元化經營總收入完成10426億元,同比增長7%,其中運輸總收入完成6051.2億元,同比增長14%,全面實現了盈虧平衡。
  但《21世紀經濟報道》在1月15日的文章表示:實際上,鐵總2013年是巨虧的,“鐵總的一位副總向底下的部分鐵路局長透露瞭如下消息:鐵總實現盈虧平衡,這種平衡是勉勉強強、千方百計、十分困難的一種平衡。”
  報道為虧損進行的分析是,因為鐵總每年在公益性鐵路運營、糧食軍事物質等公益性運輸上會有損失,所以每年國家財政都會有一筆不菲的補貼給它,但這種補貼最終卻不會在鐵總的報表上出現。
  而類似春運這樣的大規模人口遷徙來說,鐵總將要承擔巨大的公益性責任。
  回家的預算
  來北京三年,因為種種原因,阿甘沒有回過家,這次是三年來他第一次見到父母,也是父母第一次來北京過年。
  作為一家知名電視臺的編導,在媒體發展普遍不被看好的大環境下,阿甘最近反倒顯得特別忙碌—他接下了一檔節目的整體製作。他的收入開始比過去任何一個時期都喜人。
  但他對於過年回家,仍然斤斤計較。“來北京第一年的時候我就算過,回家一次的包括路費等在內的花銷都七八千元,這還只是火車來回,路費1400元左右的情況,如果是機票往返的話得3000元。“當時這些費用就已經占到了我一個月工資的60%以上。”
  阿甘說,現在回家得帶差不多一個半月的工資,大概占自己一年收入的七分之一,這些錢回家基本就會被清空,路費兩三千,回家要給父母錢,要五六千,要給親戚朋友孩子的壓歲錢,“一個孩子在我們當地最少得給200元,10個孩子就是2000元,還有同學結婚有孩子的,這些費用下來都得三四千,再加上請客吃飯喝酒的一些費用,基本上一萬七八回到北京的時候就已經不剩什麼了。”基於此,阿甘想到了讓父母來北京過年。
  一個細節是阿甘所指的過年關係維護成本。“如果回了老家,過年期間就沒辦法和一些重要的朋友聚會拜年,如果通過手機或者網絡拜年,一來時間和精力的成本會增加,二來會顯得並無誠意。”他拿出手機,隨意地翻動電話本,聯繫名單已經超過了400人。“他們大部分都是我職場上的朋友,而且大多都在北京,群發個拜年短信,都要好幾十元。”
  這實際上是目前職場中普遍遇到的問題。
  在2013年春節後,工信部的網站曾顯示,春節期間全國手機短信發送量達311.7億條,移動互聯網人均接入流量達26.4M,比平日流量高33.6%。
  其中除夕當天的業務量達到高峰,移動短信發送量達到120.1億條。
  在網絡上的社交軟件並未普及時,人們仍然依賴於運營商提供的短信和彩信服務互相拜年,而近年隨著微博和微信等社交軟件的普及,通過互聯網拜年已經成為了年輕人的另一個選擇。
  工信部的數據顯示,隨著微信、微博等新興拜年方式的流行,語音業務受影響較大,數據業務替代效應顯現。移動電話去話通話時長累計完成420.1億分鐘,僅為平日通話量的80%。移動互聯網接入流量達到1971.5萬G,人均接入流量達到26.4M,比平日流量高33.6%。
  與之相反的是,在2013蛇年的第一分鐘,新浪微博的發佈量高達729571條,比2012年提升51.6%。
  而這背後,是阿甘這樣的移動用戶,特意為了春節多充的200元話費。
  這是2014年春運的第五天,到2月24日止的這40天,將有超過36億人次以不同的方式跋山涉水和家人團聚。李梅、劉爭和阿甘的故事乘以36億,就能管窺中國春運的故事。這個故事只有一個主題:團聚。
(編輯:SN086)
創作者介紹

跳槽

to75tojr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